ID:1
加载中 ...
首页 > 创投 > 创投要闻 > 正文

回望2019⑩丨创投隆冬,这一年创业公司太难了

2020-03-28 15:44:17 来源:YWYF

记者 | 周伊雪

编辑 | 文姝琪

11月26日,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半月湾的一处办公室内,50多位来自软银被投公司的CFO及其他高管们正襟危坐,等候着来自软银团体董事长兼总裁孙正义的最新训导。

由孙正义召募并治理的愿景基金刚刚遭遇了一场重大挫折,其重仓的超级独角兽WeWork刚刚竣事了一场狼狈万状的失败IPO之旅。不足10个月时间内,这家美国私募市场估值最高的明星公司从470亿美金一路掉落至70亿美金,其魅力超凡的首创人亚当诺依曼则被赶出了公司。

“现金流是唯一重要的工具。”在一段预先录制的视频中,孙正义重复向高管们强调这个看法。“忘掉炒作吧,我从最近的事件中学到了许多,GMV、收入或者用户数量这些都很难证明正确。所以不需要我再重复了吧?公司估值是几多?就是稳定状态下现金流的倍数。”

思量到在已往两年中孙正义习惯于一掷千金的投资气势派头,这样的转变很能够说明他在WeWork上栽了多大的跟头。

中国社交电商淘集集首创人张正平应该会期望能早点听到这样的忠告。这家在去年底曾拿到老虎基金和DST等一线美元基金的初创公司,梦想着成为第二个拼多多,靠着激进的营销和补助迅速做高生意业务额和日活用户数,最终却陷入资金链断裂逆境中,直至宣布破产。

张正平曾四处找钱,一度迫切希望能被阿里收购。不外已往几年里被无数风口轮替伤到的投资人已经不愿或无力再砸钱赌一个危险的商业模式,而纵然不差钱的阿里也已收紧了战略投资的钱袋子。

“如今,世界已经改变了。”孙正义说到。无人再愿意接盘的淘集集或许可以作为这句话的一个注脚。

钱更少了

从去年三季度开始,钱荒就在一级市场伸张。隆冬早已不是新话题,只是没有人想到会连续如此之久。

一家AI初创公司首创人告诉界面新闻,公司从年头就开启的一轮融资到现在,仍然没有最后敲定,而根据原来的市场状况最多几个月就能融资乐成。

初创公司们寻求融资的估值预期也随着市场变化不停向下调整。一家治理资金规模80亿人民币的VC合资人告诉界面新闻,其被投公司中有38家公司今年进新一轮融资,原来会期待每年估值翻番,数据好的甚至期望翻三五倍,但今年最多就涨了30%。

IT桔子数据库显示,停止12月6日,2019年关闭的公司有327家,与去年全年倒闭458家相比。虽然数量上有所淘汰,但今年值得关注的是,更多已经具备一定市场影响力的头部公司也倒下了。

除了淘集集外,估值50亿元人民币的熊猫TV在今年3月份因无法融资宣布破产,其首创人王思聪被限制消费。1月份,曾估值10亿美金、在上海地域市场占有率到达30%的二手房生意业务平台爱屋及乌被曝官网、APP停止运营,走完了从明星到倒闭的短短5年历程。

进入12月,更多生鲜社区电商爆雷的消息接连不停。这个行业曾在年头掀起一波小风口,然而不到一年时间也已一地鸡毛。获得晨兴、高瓴等一线机构投资的呆萝卜宣布关闭杭州中心,APP上的商品全部下架。随后,吉又鲜、妙生活等生鲜电商等接连泛起融资失败、裁员、关店的消息。

大批人民币基金在隆冬中都倒掉了,这导致大批创业公司拿不到救命钱。“现在市场上的钱感受上至少少了30%,人民币基金会少得更多。”熊猫资本合资人毛圣博对界面新闻说。投中数据则显示,一级市场的投融资金额已经在不到六个季度内跌去了六成。

华创资本合资人熊伟铭透露,因为缺少资金,一些在市场上品牌还不错的人民币基金,已经把团队整体撤掉,合资人也不再投新项目,只赚治理费。

缺少资金的不止是风险投资机构,曾经在一级市场极为活跃的阿里、腾讯也开始大幅收紧投资的数量和规模。

据Dealogic数据,停止12月16日,2019年阿里共到场37宗生意业务,总金额125亿美元,而2018年阿里到场了70宗生意业务,总金额为547亿美元。与去年相比,阿里的投资数量下降47%、投资金额更是下降约77%。另一位一级市场大买家腾讯,今年以来到场了72宗生意业务,总金额159亿美元。比2018年投资数量同比下降22%,投资金额同比下降55%。

这意味着,靠融资烧钱扩张,而自身没有造血能力的初创公司越来越难以拿到投资机构或者大公司战投部门的钱了,而这样的状况在未来一年内或许还将连续。

泰合资本调研了30多家头部投资机构在未来一年的投融资计谋,包罗战投、美元和人民币机构。调研效果显示,只有14%的机构表现他们在未来一年的投资计谋会更活跃,有57%的机构表现会进一步收缩,另有29%会维持现有的节奏。

寻找next big thing

“比资金荒更严重的是项目荒。今年没有看到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好项目。”相比于募资难,对毛圣博来说,已往一年中感受最深刻的是项目荒。市场上新增初创公司的数量在急速淘汰——今年新建立1700多家新经济公司,仅为去年两成左右。

与绝大多数人感受差别的是,从数量上来看,今年实际上是一其中企IPO大年。停止第三季度,全年已经有22家互联网企业完成上市,这个数字甚至比2018年全年总和还要多。

如此多的IPO项目,但存在感却不强,远远弱于2018年。去年,美团、小米、拼多多等明星公司的IPO备受市场关注,这些公司的市值也多在百亿美金量级。现在年上市的企业,好比云集、斗鱼、网易有道等,大多数市值在十亿美金量级,有的甚至仅在几亿美金。

这种境况反映了毛圣博从2015年起就感受到的一个事实——移动互联网创新已经靠近尾声,进入挤牙膏阶段,越往后越难。“往回看的话,已往5年就只挤出来了一个拼多多。”

毛圣博于2010年进入风险投资行业,最初在启明创投,投出了Face++、七牛云等科技公司,是启明创投最年轻的副总裁之一。2015年,他与另外三位合资人配合建立熊猫资本。这只年轻的早期投资机构因投中了摩拜单车这个明星项目迅速为市场所知。

“现在都搞不清互联网之后next big thing是什么,没有谜底。”在毛圣博看来,每个大平台都市有承载的硬件,好比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划分对应着PC和手机,但现在手机的创新已经进入瓶颈,下一代硬件却还迟迟没有泛起。

这难免令他纪念2010年之后开启的一轮移动互联网创业热潮。毛圣博做技术身世,他认为创业就像函数一样,“以前有GPS、WIFI、触控屏幕,这些组合在一起就可以玩出种种名堂。摩拜本质上就是自行车加上传感器。但现在的局势是,输入参数很少,输出一定也不会富厚。”他说。

所有风险投资人都在盼望下一个平台级时机的到来——人工智能曾是他们押注的行业之一。2016年,以AlphaGo战胜韩国围棋九段选手李世石为标志,人工智能技术在全世界规模内掀起一轮创业和投资热潮,资金和人才迅速涌向人工智能领域,就像曾经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发生的一样。

孙正义是所有人中最为瞩目的支持者,他所召募的千亿美金规模愿景基金就将绝大部门资金投向人工智能。孙正义在各个场所宣扬,AI会重新界说一切,各行各业、生产方式甚至人们的生活方式。

但三年已往,人工智能的落地希望并不如当初预期的乐观。

“现在大家发现,人工智能可能不太像是互联网一样能够改变生产关系的技术,更像是工具,只不外原来是自行车,现在酿成摩托车跑快了点,但干的还是一样的事。”在位于华贸中心四层的办公室内,熊伟铭反思说,但他随即又话锋一转,“也许到强人工智能,可能又纷歧样了。”

有些出乎意料地是,已往主要看面向消费端创业项目的毛圣博今年将绝大部门精神用在看AI项目。他认为在泡沫事后,人工智能现在才真正到可以落地的时候。今年,他投了一家以AI技术资助药厂做新药研发的公司,以及一家以AI技术提供呼叫中心服务的公司。这两个公司的配合特点是,直接向企业客户提供产物或服务收取用度,商业模式清晰,现金流稳健。

“你认为AI可能降生百亿甚至千亿美金的公司吗?”对于这个问题,毛圣博的回覆是,“投资人也要靠天用饭,没有大浪,只能找中浪,横竖就找当下最高的浪。”

这次纷歧样

如果以2009年创业板开闸作为海内风险投资、私募股权行业生长的起点。已往十年,这个年轻的行业实际上已履历过多次周期。

2008年到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2012年A股IPO暂停一年,以及2016年为治理股灾,羁系要求在多个行业暂停并购、上市等资本运作——每一次调整都市带来一级市场投融资金额下降,与此同时,隆冬似乎是个每隔三五年都市重来的坏天气。在隆冬事后,新的繁荣还会继续。

这次会纷歧样吗?这次可能真的纷歧样。

泰合资本合资人蒋科认为,过往频频周期,更多是由于政策或者二级市场动员,但这次的影响是结构性因素的叠加。

从宏观情况看,海内经济离别了已往二十年的高速增长,进入新常态,工业到达更替的拐点。已往海内的创业创新主要来自C端,是以消费端为主的模式创新,其中降生出大量独角兽公司,包罗像阿里巴巴、腾讯这样世界级的互联网巨头。但现在,这些曾经的全球化红利、革新红利和人口红利都不复存在了。

“本次下行是由前所未有的结构性因素为主导,配合资本市场周期性因素放大的效果。中国的一级市场已经离别了增量年月,进入了存量博弈的年月。”蒋科说。

正如孙正义所说,世界已经改变了。不止创业者群体在挤泡沫,投资人群体也要挤泡沫。

已往十多年来,西岳资本(Westsummit Capital)首创合资人杨镭一直中美两地穿梭。他做的事情是将硅谷的技术公司带到中国市场。谈及已往两三年海内的资本泡沫,杨镭有些郁闷。他告诉界面新闻,2015年,硅谷曾涌入大量海内资本,导致项目和人才的价钱被炒得很高,一度扰乱了市场,也令硅谷企业对中国资本发生了负面看法。

“在硅谷,投资人是一个严肃且门槛很高的头衔,但在海内似乎什么人都可以成为基金合资人。”杨镭说。

2014年,双创热潮中,海内创投市场迎来繁荣期,大批年轻投资人开始踏入这个行业,随后O2O、VR、共享经济、无人货架,一级市场的新观点层出不穷,市场资金宽松叠加股市指数不停创新高,在乐观的情绪中,无数新项目涌现。

但从效果看,已往五年中真正降生的大公司屈指可数。绝大多数移动互联网的大鱼,如美团、头条这样的公司早在2010年左右就已经存在。这意味着,已往五年间,一级市场资金的使用效率是极其低下的,大量投资机构和创业者都在这个历程中沦为炮灰。

“当你投机的时候,如果发生了效益,就会越发投机。投资人也是一样,如果一级市场获得二级市场的正向反馈,就会造成投机被勉励。”回首已往创投市场的疯狂,毛圣博说,“我希望行业能回归到价值投资。投资人能够根据自己的方法论,去投资自认为好的企业。”

出路在何方

世界变了,创业者和投资机构的出路在那里?科技创新或是偏向之一。

6月份,备受关注的科创板正式开板,在上市条件、生意业务规则、刊行订价机制上作出制度创新。科创板强调企业的“科创”属性,拥有焦点技术、市场认可度高的科创企业将被优先推荐上市。同时,科创板还允许未盈利、红筹、设置差异化表决权的企业上市。

这是海内资本市场勉励企业举行科技创新的制度红利之一。

杨镭告诉界面新闻,今年在与企业、投资机构交流时,显着感受到技术类公司的关注度变高许多,“从地方政府、到企业家再到投资机构,险些所有人都在关注用科技提高生产效率”。

一家西岳资本投资的科创企业深迪半导体在今年找到机缘。深迪拥有一项陀螺仪技术,该技术可应用在消费品的导航系统中。此前这家企业因为规模较小,客户也多是小企业。但今年因为已经有华为这样的大企业开始找到深迪,期望能增强双方互助。

熊伟铭2005年开始进入风险投资行业,在华创资本之前,曾任美国中经合团体合资人,险些是海内最早一批风险投资家。在他看来,只管现在是所谓的创投隆冬期,但已经比2005年的市场情况要热闹太多。

“市场整体还是挺好的,只不外大部门人都是第一次履历。”熊伟铭说,马上他就准备带着投资意向书,飞到圣地亚哥拿下一家公司。这家公司在预审会上还处于技术研发阶段,但已经估值2.4亿美金,拿到7个投资意向书。

由于消费者端庞大的市场时机,已往底层技术类投资在中国创投市场并非主流。但现在由于内外部情况的变化,技术类投资开始进入主流投资机构的视野中,同时也带来了全新的挑战。

在互联网时代,评估企业价值有DAU(日活用户数)、PV(页面点击量)、CPM(千次展示用度)等指标,已经有一套成熟的估值体系。但现在与技术创业者谈论的都是算法、论文和效率,完全是一种差别的话语体系。

而科学家又是另一种生物,其行为方式和成就感与普通创业者差别,到底具备什么特征的科学家能够成为乐成的创业者?投资人又需历经一轮筛选和分辨。

“这个领域正在探索着建设一套新的审美尺度。人和事的判断尺度都要重新来过。”熊伟铭说。

如果说风险投资家和创业者们有什么群体性特征,乐观肯定是其中之一。孙正义的挚友、优衣库首创人柳井正曾经评价前者,“不顺利的事情接连不停,100次里只要1次能顺利举行,我们都是那种‘说不定这次能做成’的人。”

对于技术创新多久能降生下一个平台级时机,毛圣博态度乐观,“人类社会总归在向前走,信息的演进速度理论上在不停加速,未来几年肯定会有所突破,下一个平台也许会很快泛起,只是不知道是什么而已。”

熊伟铭则对界面新闻讲了一个故事:在人工智能到来之前,英伟达不外是做游戏显卡的小公司而已,直到2016年随着VR和深度学习的崛起,其主要产物GPU的市场才变得极具想象力。由于在人工智能领域占据统治职位,已往三年内,英伟达的股价涨了八倍,最新市值到达1400多亿美金。

“大时机没有来,我们先抓住小的,小的也可能会在未来一天等到它的大时机。”熊伟铭说,“就算偶然灰心,我们这个行业整体还是很乐观的。”

(界面新闻记者伍洋宇对此文亦有孝敬)

“265财经网”的新闻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

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客服邮箱admin@265x.com,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

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 声音提醒
  • 60秒后自动更新
  • 中国8月CPI年率2.3%,预期2.1%,前值2.1%。中国8月PPI年率4.1%,预期4.0%,前值4.6%。

    08:00
  • 【统计局解读8月CPI:主要受食品价格上涨较多影响】从环比看,CPI上涨0.7%,涨幅比上月扩大0.4个百分点,主要受食品价格上涨较多影响。食品价格上涨2.4%,涨幅比上月扩大2.3个百分点,影响CPI上涨约0.46个百分点。从同比看,CPI上涨2.3%,涨幅比上月扩大0.2个百分点。1-8月平均,CPI上涨2.0%,与1-7月平均涨幅相同,表现出稳定态势。

    08:00
  • 【 统计局:从调查的40个行业大类看,8月价格上涨的有30个 】统计局:从环比看,PPI上涨0.4%,涨幅比上月扩大0.3个百分点。生产资料价格上涨0.5%,涨幅比上月扩大0.4个百分点;生活资料价格上涨0.3%,扩大0.1个百分点。从调查的40个行业大类看,价格上涨的有30个,持平的有4个,下降的有6个。 在主要行业中,涨幅扩大的有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上涨2.1%,比上月扩大1.6个百分点;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上涨1.7%,扩大0.8个百分点。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价格由降转升,上涨0.6%。

    08:00
  • 【日本经济已重回增长轨道】日本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第二季度经济扩张速度明显快于最初估值,因企业在劳动力严重短缺的情况下支出超预期。第二季度日本经济折合成年率增长3.0%,高于1.9%的初步估计。经济数据证实,该全球第三大经济体已重回增长轨道。(华尔街日报)

    08:00
  • 工信部:1-7月我国规模以上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企业完成业务收入4965亿元,同比增长25.9%。

    08:00
  • 【华泰宏观:通胀短期快速上行风险因素主要在猪价】华泰宏观李超团队点评8月通胀数据称,今年二、三季度全国部分地区的异常天气(霜冻、降雨等)因素触发了粮食、鲜菜和鲜果价格的波动预期,但这些因素对整体通胀影响有限,未来重点关注的通胀风险因素仍然是猪价和油价,短期尤其需要关注生猪疫情的传播情况。中性预测下半年通胀高点可能在+2.5%附近,年底前有望从高点小幅回落。

    08:00
  • 【中国信通院:8月国内市场手机出货量同比环比均下降】中国信通院公布数据显示:2018年8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3259.5万部,同比下降20.9%,环比下降11.8%,其中智能手机出货量为3044.8万部,同比下降 17.4%; 2018年1-8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2.66亿部,同比下降17.7%。

    08:00
  • 土耳其第二季度经济同比增长5.2%。

    08:00
  • 乘联会:中国8月份广义乘用车零售销量176万辆,同比减少7.4%。

    08:00
  • 央行连续第十四个交易日不开展逆回购操作,今日无逆回购到期。

    08:00
  • 【黑田东彦:日本央行需要维持宽松政策一段时间】日本央行已经做出调整,以灵活地解决副作用和长期收益率的变化。央行在7月政策会议的决定中明确承诺将利率在更长时间内维持在低水平。(日本静冈新闻)

    08:00
  • 澳洲联储助理主席Bullock:广泛的家庭财务压力并非迫在眉睫,只有少数借贷者发现难以偿还本金和利息贷款。大部分家庭能够偿还债务。

    08:00
  • 【 美联储罗森格伦:9月很可能加息 】美联储罗森格伦:经济表现强劲,未来或需采取“温和紧缩”的政策。美联储若调高对中性利率的预估,从而调升对利率路径的预估,并不会感到意外。

    08:00
  • 美联储罗森格伦:经济表现强劲,未来或需采取“温和紧缩”的政策。美联储若调高对中性利率的预估,从而调升对利率路径的预估,并不会感到意外。

    08:00
  • 美联储罗森格伦:鉴于经济表现强劲,未来或需采取“温和紧缩的”政策。

    08:00